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反动会道门组织查禁取缔记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文章来源:南方法治报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广东是祖国的南大门。近代史上,广东人民最早受帝国主义凌辱,又深受国内封建势力压榨,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尤为明显。因此,广东的社会基础十分复杂,各种矛盾斗争异常激烈。广东毗邻港澳,解放又晚,土匪、特务、反动会道门组织特别多,势力特别大。

  从1950年10月始,广东各地开展了大规模镇压反革命运动,重点镇压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等5方面敌人。至1952年11月,广东镇反第一、二阶段结束,取得一定成绩,但对反动会道门头子的打击和对水上的镇反很不彻底。针对这种情况,从1952年12月始,广东镇反进人第三阶段时,华南分局决定把取缔反动会道门和水上镇反作为全省镇反重点。1953年全省各地便开展了取缔反动会道门的专项斗争,坚决惩办了民愤和罪恶极大的反动会道门头子,基本肃清了广东境内反动会道门组织,使城乡秩序大为安定,社会景象焕然一新。

 

  抓获的反动会道门暴徒。资料图片

  广东会道门组织庞大遍布各地

  广东的会道门组织名目繁多,组织庞大,派系复杂,遍布于全省各地,共计有23种。这些反动会道门的领导机构多设于城市,以城市为基地向周围农村发展组织和进行活动。他们通过宣扬、散布“神鬼论”“宿命论”“躲避劫难”等邪说,蒙骗、恐吓群众,吸收道徒,骗取财物。其头领大多是地主、恶霸、反动官僚和国民党特务,甚至日寇汉奸,进行各种维护国民党政府反动统治、背叛祖国、危害人民的罪恶活动。真空教广州市先觉山道堂,便是广东军阀陈济棠出资兴建,大道长杨道轩是国民党军官,道堂内配备有枪支弹药。清远县藏霞洞是广东先天道老巢,为国民党广东省参议员梁慕陶、清远县县长罗慕杨霸占民田所兴建,洞内成立武装“自卫队”。

  一贯道传入广东时间虽不长,但发展很快,分布于全省各地。汕头道首洪开志是国民党军统特务,江门道首睦济生是国民党中统特务机关江门联络站负责人。同善社广东省社号首罗觉慧是国民党参议员,骨干分子云大琦是军统特务。品相道广州“至宝仙坛”创办人叶文远是日寇汉奸、国民党特务、恶霸三位一体的人物,主持日冠俦则是汉奸头子。归根道广州“福慧源”十地(老板)蔡飞是国民党军队旅长,道长赵宽成是军统特务。其他的反动会道门组织也均有其深厚的社会背景。因此,这些道堂实际上是各种反革命分子潜藏的巢穴,反动会道门组织均成为国民党军阀镇压革命力量的帮凶和日寇侵华的工具。号称“海丰皇帝”的长发党首领张胜富,早在大革命时期就率领反动武装民团,在博美一带攻打彭湃率领的农民革命军。一贯道陆丰县清峰山“产田庵”创始人林国瑞在抗战期间,勾结军统特务四处搜集共产党抗日游击队的情报,武装袭击抗日游击队。

  多次组织武装暴乱残害百姓

  建国前夕和建国初期,反动会道门的大头目纷纷逃往台湾、香港、澳门和国外,潜藏内地的道首骨干与境外组织和道首仍有密切联系,并接受港澳组织所谓的“应变准备”指示,由公开转入地下,秘密进行收集情报、散布谣言、组织策划反革命武装暴乱、破坏抗美援朝和土地改革等活动。其活动方式更为狡猾,道首及道徒做好了“应付魔考”的思想准备,随时准备毁灭证据,转移财产、武器。

  建国初期,广东以一贯道、先天道、同善社、长发党、大刀会为主的反动会道门组织共有30个,反动道首400余名,道徒18.6万余名。他们与国民党反动残余势力、潜伏特务相勾结,阴谋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一贯道师母不断派人潜入内地活动,更改名称掩人耳目,其在各地的化名有“孔孟道”“圣贤道”等几十种,号召各道首、道徒寻找职业掩护身份,强调单线领导、层层保密。

  1950年初,先天道头子李道会返回清远锦霞洞召集会议,指示今后活动要“以隐为佳”。该道粤东区头子方少渊,于1950年1月指示潮安、潮阳、揭阳、饶平、汕头等地道首、道徒全部混入佛会,要他们“对外称为佛教,对内保持原道”。同善社广东省社号首郭瑞升、罗觉慧也于1950年初在香港多次召集省内各区社道首开会,布置“应变”任务。

 

反动会道门暴徒使用的作案工具。资料图片

  在台湾国民党特务机关指挥下,反动会道门组织与残余反革命分子互相勾结,破坏活动更为猖獗。他们除了继续利用封建迷信欺骗、恐吓群众,谋财害命、强奸妇女、散布反革命谣言、扰乱社会治安、刺探情报、暗杀干部、破坏土地改革和抗美援朝等活动外,还多次组织武装暴乱、残杀政府工作人员、劫掠财物。

  1949年底至1950年初,龙门、广宁、四会、佛风、翁源、始兴、郁南、从化、东莞和陆丰等县先后发生以大刀会、同善社、长发党为核心的反革命暴乱。1950年2月,海陆丰地区的长发党300余名暴徒勾结国民党残余股匪共400余人在海丰县湖东镇策动暴乱,纵火烧毁镇政府,将政府工作人员剖腹取肝,还抢夺武器、粮仓,后被县公安大队和当地驻军围剿歼灭,共击毙、抓获暴徒、道首骨干分子190名,缴获长短枪20支及弹药、刀剑等一批。随后,公安机关对大刀会成员开展追捕和清查,逮捕道首骨干54名,清理道徒4000余名。1950年初,龙门县大刀会1000余名暴徒围攻该县铁岗乡政府,杀害乡政府干部13名和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抢走枪支、公粮一批,并策划攻打龙门县城。暴乱发生后,龙门县公安大队、驻军开展围剿,击毙暴徒40名,抓获153名,缴获轻机枪2支、长短枪25支及弹药大批。

  摧毁组织基础打击首恶分子

  1953年1月初,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和省政府决定在镇反运动第一、二阶段的基础上,在第三阶段重点集中打击反动会道门的破坏活动。省公安厅在华南分局和省政府领导下,用一年时间在全省范围开展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取缔工作分三个阶段进行。

 

公安人员抓获反动会道门道首。资料图片

  第一阶段,从1~4月,为试点阶段。试点市县有佛山、石岐、中山、南海、顺德、陆丰、海丰、清远、廉江、从化等9个市县。通过试点,在教育干部群众、发动群众彻底查清本地反动会道门及取缔工作等方面取得了经验。省公安厅派出工作组分赴各试点市县,协助开展调查取缔工作。1953年3月3日,省政府发出《布告》,宣布一贯道、先天道、同善社、归根道、长发党、吕祖道、大刀会等及其各支派均为非法组织,坚决予以取缔。自即日起,其所有组织均须立即解散,不得再有任何活动;道坛予以查封,道堂中所有武器、道产、供具、文书、帐簿及其他一切反动证件,一律予以没收。凡反动会道门中罪大恶极之首要分子,立即予以逮捕,并按其情节轻重依法惩办;对一般骨干分子,罪恶不大、愿意真诚悔过立功者,视其悔改程度,酌情予以宽大处理。规定凡“三才”“大恩”“四层”以上或相当于上述职务者,应立即到各管理区(镇)人民政府或公安派出所登记,停止一切活动,并交出所有组织证件、供具、道产、武器等,听候处理;如有抗拒登记或隐瞒情节,或登记后继续活动者予以严惩;有立功悔过表现者,从宽处理;凡被欺骗或胁迫入道的一般道徒,只要能脱离反动会道门组织,停止一切活动,即免予追究;不论道徒或一般道首,均应幡然悔悟,积极揭露反动会道门一切反人民、反革命罪恶活动,检举隐蔽或潜逃的罪行重大分子,凡有显著成绩者,予以奖励,如有包庇者,从重处罚。《布告》中还阐明各界人士对反动会道门均有检举义务,对检举有据,且因而破案者予以奖励。同时,省公安厅印发了《反动会道门道首、道徒登记和道首退道小法》和《取缔反动会道门宣传提纲》。

  第二阶段,从3月底开始至6月底,为清查取缔阶段。3月底,省公安厅召开各行署公安局长会议,在总结试点阶段工作经验教训基础上,强调要突破大道首,实行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查清情况的工作方法,彻底查清全省反动会道门情况。4月以后,全省形成大规模取缔运动。

  第三阶段,从7月开始至年底,为处理总结阶段。经第一、二阶段工作,全省各市县取缔运动至7月中旬大部分已结束,少数县也于10月中旬结束。第三阶段工作主要是分别处置道首、总结运动经验,处理道产、道具,整理线索、资料,建立档案。在清查取缔行动中,各地运用布告、标语、黑板报、屋顶广告、电影幻灯、展览会及开会等形式,广泛宣传发动群众。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共召开各种大小会议5万场次,参加群众950万人次。一些群众宣传发动工作较深入的地方,受教育人数占总人口的90%以上,其他地区受教育人数平均达65%~70%以上。许多地方出现儿子劝母亲、丈夫劝妻子、母亲劝儿子退道的事例,不少青年女道徒退道后开斋结婚、参加劳动生产。

  经过这次大规模的打击取缔反动会道门组织运动,基本上摧毁了反动会道门组织基础,打击了首恶分子,分化了中小道首骨干,教育争取了广大道众。运动中,全省共逮捕各种重要道首3232名,并分别予以判处徒刑和落实管制措施;登记中小道首5868名,集训1361名,10万余名道众退道。绝大部分中小道首和道徒都到政府部门登记和申明退道。各地查封反动会道门道堂3493间,缴获长短枪18支、子弹1032发、手榴弹1枚、美式地雷1颗、刀剑153把、特务证件10件、一般反动证件488件、反动旗帜230面、反动书籍1350册及其他道产、道具一大批。其中仅在先天道老巢穴清远锦霞洞内便缴获长短枪10支、子弹100余发、手榴弹11枚、粮食1万余斤。

 

  20世纪50年代初期,群众控诉一贯道罪恶的大会。资料图片

  延伸阅读

  细数会道门的“五宗罪”

  会道门作为专业术语出现并被广泛使用,是在20世纪中期。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社会上存在着名目繁多、支派庞杂的秘密会社。由于这类组织的名称中,最后一个字通常是“会”“道”“门”,因而各省、市、县在所发布的取缔解散公告中,将其统称为“会道门”。会道门是封建性的以传播宗教为名进行秘密政治活动的组织的总称。据统计,至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有会道门300余种,道首和骨干分子约82万名,道徒约1300万名,合计共占全国总人口4.75亿人的2.9%。其中一贯道是遍布全国城乡、组织严密、道徒众多、作恶多端、最庞大的反动会道门。

  会道门在经济和政治上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封建性、落后性与反动性。

  1.诈骗钱财。社会上各类会道门虽常以办道供佛自居,但他们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以“入道费”“献心费”“辟邪费”“功德费”等名目来诈骗道徒和群众钱财,许多人因此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2.草菅人命。一贯道为了骗人钱财,以所谓“神药神水”给道众看病,因吃“神药”致死,或耽误医治而死的不乏其人。

  3.诱奸妇女。一些会道门道首趁女道徒生病之际和利用女道徒的迷信心理,以“结缘”“免灾出病”“盗取真阳”“得仙种”“选宫妃”“考色”等名义,骗奸女道徒。九宫道“皇极”高北宸自称是“末代皇帝”,要有“九宫十八院”,今世给他当“老婆”的,来世就是“皇娘”,以此手段奸污女道徒9名。

  4.散布谣言。会道门组织在不同时期制造不同内容的政治谣言,蛊惑人心,以破坏党和政府各项工作的开展。如在土地改革时造谣说:“现在人民政府分田地就是财考,我们不能贪财不能要田,也不能要地,有财即有祸。”

  5.发动暴乱。会道门组织趁人民政权初建,更是屡次公然组织暴乱,猖狂至极。

(责任编辑:虚谷)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